思想源

您的位置 |首頁>>高層的聲音>>思想源

謝晉:“三部曲”助推思想解放

來源:中國人事人才服務網 點擊數:1 【打印】 【返回】

2018年12月,黨中央、國務院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授予100名同志改革先鋒稱号,謝晉是唯一獲此殊榮的導演:助推思想解放、撥亂反正的電影藝術家。
  縱觀謝晉導演幾十年的創作生涯,關注社會現實、着力表達家國情懷,是他一以貫之的追求,尤其是改革開放後創作的《天雲山傳奇》(1981年)、《牧馬人》(1982年)、《芙蓉鎮》(1986)“三部曲”,基本奠定了他現實主義大師的地位。謝晉導演的這些電影,不僅呈現了1949年至1980年初中國社會經曆的坎坷曲折、滄桑劇變,以及中國人在特殊時期所經驗的冷暖春秋、悲歡世事,也折射了導演創作影片時所處的改革開放初期的政治、經濟、文化等時代症候。謝晉的電影藝術一定意義上助推了中國人在精神上的“改革開放”,筆者以為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真:深入再現社會變遷
  現實主義傳統是貫穿中國電影世紀長歌的“主旋律”,百年來出現過兩次影響頗大的現實主義浪潮,即20世紀三四十年代左翼電影運動影響下的輝煌和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後的繁榮,謝晉導演是這兩次浪潮的“親曆親為”者。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開啟了全民思想解放運動,經曆過泛濫成災的“假、大、空”後,人們對“真、善、美”空前渴望,電影的現實主義精神重新被提倡。經過一兩年的調整,以謝晉導演為代表的電影工作者從沉重的精神羁絆中解脫出來,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成為電影創作的新追求。謝晉曾經說過:一個真正的藝術家,同時也應該是一個思想家,應該通過他的影片,對一些社會問題發言。正是在這樣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藝術探索精神驅使下,謝晉創作了以“三部曲”為代表的現實主義經典影片。
  《天雲山傳奇》通過羅群、宋薇、馮晴岚、吳遙等四人20多年的坎坷命運,從一個側面真實再現了中國社會波瀾起伏的政治境遇以及曆史變遷。這部影片,在當時反響強烈,幾乎包攬了當年電影界所有獎項。《牧馬人》是一部用鮮明故事講述時代特征的影片,從一個全新的視角切入主題,同時又深入反思重大社會曆史問題。改革開放之初,出國熱盛行,很多人想方設法要走出國門,尤其是那些曾經飽受磨難的人,對國家對社會頗有微詞,《牧馬人》是對這一社會現象的“撥亂反正”。主人公許靈均可謂命運多舛,是一個從小被父親抛棄又失去母親的“孤兒”,但當他的父親想讓他去美國繼承自己的财富和事業時,許靈均最終選擇了雖然貧窮但正在發展和進步中的祖國。《芙蓉鎮》回溯了1960年代初到1970年代後期中國的社會變遷,通過胡玉音、秦書田等人的一系列遭遇,以反思小人物的曆史為着眼點反思宏大的社會曆史。較之于前兩部影片,《芙蓉鎮》對特定時代背景下的人性挖掘更為深入,以人物性格的複雜性、豐滿性、立體性反映一個時代的跌宕起伏。這部作品也獲得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的最高獎項,是謝晉導演的巅峰之作。
善:着力讴歌家國情懷
  在中國人的傳統文化觀念中,“家國”始終是一體的。儒家所謂的“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其實就是以家庭、家族為基礎的生活、治世理念,所以家國常常是可以互相指涉、互相隐喻、互相轉換的。謝晉導演傳統文化底蘊深厚,他導演的作品不僅傳達了中國文化特有的“家國”同構哲學理念,而且洋溢着深沉的愛國主義情懷。除家庭以外,也許再沒有一種社會組織對社會生活中發生的變化如此敏感,能夠如此明顯地反映社會曆史進步取得的成就和面臨的困難與矛盾,家庭是以自己獨有的形式對社會中發生的變化作出反應。這些理念在謝晉導演的“三部曲”中均有體現,家庭常常不僅僅是自然血緣關系的組合結構,還傳遞着社會文化和國家政治的公共性氣息,他的影片善于通過家庭的曆史變遷和情感波折來涵納社會曆史的風雲動蕩,從人物遭遇和人性演變來象征文化思潮的跌宕起伏和發展趨向及其内在矛盾。
  《天雲山傳奇》中,羅群飽受磨難,但他仍然執着追求真理,全身心投入天雲山的建設事業中,這與他擁有一個風雨同舟、不離不棄的妻子不無關系,小“家”的溫暖以及來自女性的關愛,是具有象征意義的理想“國”,能夠撫慰他所經受的創傷,讓他即使身處逆境仍堅守自己的信仰。他說:“我悲觀過,也失望過。可是後來我想,有人把我開除了,革命沒有開除我,人民沒有開除我,我自己更沒有開除我自己。我想,要在可能的範圍之内繼續努力為黨工作。”《牧馬人》中的許靈均在面對出國以及繼承億萬家産的誘惑面前沒有動搖,他在寫給妻子的信中說:“我不能在人民前進的時候離去,人,畢竟不是單純地為了物質而活着的。”許靈均得以“平反”之後做了老師,他給學生上的第一課是“我們的偉大祖國”,他深愛自己的小“家”和大“國”,并且要把這種家國情懷傳遞下去。他這種高尚情操和他是一個飽讀馬克思、列甯、黑格爾等人著作的知識分子有關,也和他看到了國家在改革開放後的發展曙光有關系,他願意充滿激情地投入到這場即将改變十幾億人命運的改革浪潮中。《牧馬人》當年的觀影人次達到1.3億,影片所傳達的家國情懷在當時的曆史語境中,無疑具有積極向上的輻射力。
  美:注重體現“溫柔敦厚”
  “溫柔敦厚”是儒家文藝美學思想體系中極為重要的原則,對中國藝術創作産生了深遠的影響。“溫柔敦厚”的概念最早出現在儒家的典籍《禮記》中,“孔子曰:入其國,其教可知也。其為人也溫柔敦厚,詩教也。”朱自清曾經指出:“溫柔敦厚,是和、是親,也是節,是敬,也是适,是中。儒家重中道,就是繼承這種傳統思想。”(《詩言志辨》)所以儒家所強調的溫柔敦厚的中和之美,指的是充實、渾厚和深刻的内質,通過溫潤柔和的藝術風格,委婉曲折、含蓄蘊藉地表現。就電影藝術而言,“溫柔敦厚”的藝術理念意味着在電影創作中,故事情節設置重和諧不重沖突,人物塑造重美善不重醜惡,叙事節奏重舒緩不重激烈。雖然“三部曲”是批判意味突出的作品,但是我們不難感受到導演所秉承的“哀而不傷”“怨而不怒”的藝術特質。三部影片都極少營造激烈的沖突場面,對于曆史波折以及跌宕人生的叙述都是比較平和的,不管是羅群還是許靈均亦或秦書田,即使他們都遭受了太多不公正的待遇,但在影片中看不到他們抱怨或憤怒,導演更多地體現了他們愛黨愛家愛國、堅守信念、不屈不撓的高尚情操。三部影片中對女性主人公的塑造,尤為突出體現了導演“溫柔敦厚”的美學追求:《天雲山傳奇》中的馮晴岚是謝晉導演心目中的理想女性,美麗、善良、執着、無私而且獨立,在那個婚姻被政治化的時代,她勇敢選擇愛情,而且義無反顧維護羅群,無論羅群處境如何她總是能夠作出清醒判斷,認為他沒有任何問題,面對艱難困苦從無怨言,讓我們感受到那種偉大女性才有的溫柔堅韌力量;《牧馬人》中的李秀芝雖然沒什麼文化,可是她聰明能幹、勤儉持家、不愛慕虛榮,集傳統中國女性的美德于一身;《芙蓉鎮》中的胡玉音也是導演用心刻畫的一個女性形象,與前兩位女性相比除了美麗勤勞,她更顯潑辣、敢作敢為,雖然飽受生活折磨但從未放棄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即使是被作為反面角色塑造的李國香和王秋赦,導演也避免刻意醜化,而是從人性被異化的角度去反思他們的心路曆程,充滿同情與憐憫。正如陳荒煤先生曾經指出的,回顧謝晉的優秀影片,無一不是從傷痕累累的心靈中提煉出美的元素。
  張賢亮認為,謝晉的電影始終洋溢着人民萬歲、人道萬歲、人性萬歲的激情。正是對社會曆史問題的憂患反思精神,正是對祖國對人民飽含深情的家國情懷,正是對被時代潮流裹挾的小人物悲劇命運充滿關愛,才鑄就了謝晉現實主義大師的輝煌地位,也才有了“助推思想解放、撥亂反正的電影藝術家”的榮譽稱号。

上一篇:發展智慧供應鍊邁向高質量發展的必由之路

下一篇:把握形勢做好當前經濟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