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的聲音

您的位置 |首頁>>高層的聲音>>高層的聲音

走向立法精細化

來源:中國人事人才服務網 點擊數:1 【打印】 【返回】

法律的精細化是立法技術成熟的重要标志,也是法律能夠真正得到執行的基本前提。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指出,要推進立法精細化。今後一段時期,轉變立法理念,采取有效措施提高立法質量,實現從粗略式立法到精細化立法的轉型升級,是我國在社會主義法律體系初步建成之後進一步提升立法工作的必然選擇。
  為适應經濟社會發展新的需要,立法工作的重點應從體系構建轉為質量提升,強調立法的精細化和操作性。具體應從以下幾個方面着手。
  科學劃分立法權限。立法過程本身就是一個權力和利益的分配和平衡過程,立法權限如何劃分,涉及中央和地方國家機關之間的權力配置,是關系到經濟發展和社會穩定的一個重大問題。一直以來,人大在立法中的主導作用沒有得到充分發揮。部門立法權限過大,部門利益法律化的傾向嚴重。十八屆四中全會決定指出,“健全有立法權的人大主導立法工作的體制機制,發揮人大及其常委會在立法工作中的主導作用”,這是從體制機制和工作程序上有效防止部門利益法律化的有效途徑。2015年修改的《立法法》将立法權限的劃分作為修法重點,授予284個設區的市地方立法權,明确設區的市可以對“城鄉建設與管理、曆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的事項”制定地方性法規。這有利于各地結合實際情況,制定出更具針對性、更靈活、更及時、更切實可行的地方性法規,從而為實現立法精細化提供制度保障。
  加強立法前調查研究。搞好調查研究,是提高立法質量的重要途徑。隻有把調研工作做紮實,才能減少立法的盲目性,增加立法的科學性。具體來說,就是要深入基層,深入實踐,弄清楚法律法規所調整的社會關系的基本情況、存在的主要矛盾、需要解決的實際問題,找準立法重點難點,探求科學應對之策,确保立法的針對性和可操作性。還要建立健全立法聯系點制度,拉近社情民意與立法活動的距離,彙集基層最原汁原味的“第一手資料”,廣泛聽取民衆的立法意願,使立法能夠及時反映社會的發展變化,讓各方面的利益訴求得到充分表達。
  細化法律規範具體内容。在立法的起草、論證、審議、修改中,要克服權力與權利、權力與責任、權利與義務關系配置不平衡的傾向,确保權責相當,确保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的合法權益不受侵害。在立法模式和體例上,提倡性、号召性、宣示性的條款,盡量少寫,不求大而全,貴在專而精,重在管用,重在可行。在法律規範設計上,力求具體、明确,立法調整的對象和範圍要界定清楚,不能模糊或者産生歧義;執法主體的權責要明晰,不能交叉或者重複;行政處罰的情形要規範、細化,自由裁量權不能太大。對于立法中的焦點和難點問題,積極建立多層次、多方面的立法矛盾協調機制,切實把矛盾和争議解決在各方普遍接受和法律允許的框架内。法規條文的表述要準确、規範、嚴謹、簡練、通俗,力争做到字斟句酌,精益求精。
  完善立法後評估制度。立法不僅要考慮過程成本,還要研究實施後的執法成本和社會成本。立法後評估就是按照一定的評估程序,通過問卷調查、實地調研、案例分析等多種形式,對法律制度的科學性、法律規定的可操作性、法律執行的有效性等作出客觀評價,并提出完善法律法規建議的活動。立法後評估可以使各方了解法律法規實施的真實情況,準确把握法律法規調整社會關系的有效性以及存在的主要問題,從而為法律法規的修改和完善提供重要參考和事實依據。它既是對立法“成本―收益”的效益評估,也是根據實際情況對立法的再次調試。我國立法後評估制度起步較晚,評估的内容、評估的标準、評估的手段等都還處于探索階段,評估的實踐也還不夠成熟。今後要進一步完善制度設計,促進立法後評估制度科學化規範化,增強立法的針對性和可操作性,切實推動我國立法向精細化轉變。

上一篇:綠色發展破解新常态難題

下一篇:乾隆時期的刑名幕賓